登录站点

用户名

密码

注册

器官捐献 - 北京捐献

  • 曦曦

    北京12年1088人捐献遗体

    曦曦 2011-04-26 09:44

    清明前夕,长青园骨灰林内的《生命》纪念碑前,医科院校师生再一次来献花扫墓。
      被缅怀的,是遗体捐献者。
      他们值得尊敬,因为他们为医学贡献了自己的全部。
      这,是生者对生命的最后一次选择。
      这种终极的自由,令逝者长存。
      自1999年至去年底,北京一共有1088人捐献遗体。
      他们生如夏花之绚烂,死如秋叶之静美。
      他们依然活着,只是换了一种形态和方式。
      没来得及走上护士岗位,没来得及品尝爱情的滋味,北京护士学校毕业生毕士敏闭上了眼睛。
      但,她为自己选择了一条与众不同的路——捐献遗体。
      她说过,她要为医学研究做一点力所能及的贡献。
      2010920,毕士敏实现了自己的心愿,成为大体老师”——医学生对遗体捐献者的称呼。
      入土为安的观念
      990968号,是毕士敏2009年申请登记捐献遗体者的号码。
      北京市红十字会统计,1999年至2010年底,北京市有12516人报名志愿捐献遗体,其中6508人办理了公证,1088人实现了遗体捐献。
      1999年前,遗体捐献意愿的申请者要自己寻找接收单位。此后,北京市红十字会负责此项工作,确定北大医学部、首医大、协和医学院三家医学院有资格接受遗体捐献。
      这一数字,与已经将近两千万的北京人口数量相比,似乎显得过于微不足道。
      其实,跟大多数人一样,毕士敏的父母一开始也很心疼女儿,生前生病遭罪,死后希望能入土为安。最终,姐姐劝服了想不通的父母,实现了妹妹的遗愿。
      事实上,家属确实成为决定捐献遗体能否实现的最关键因素。
      很多捐献者的家属由于入土为安的观念,再加上心疼逝者的内心挣扎,最终选择了背弃逝者的愿望。
      北大医学部和首医大遗体接收站的负责人表示,捐献者去世后,他们只能等待,等待家属主动联系,他们不能追问。最终的选择,让家属决定。这不仅仅是规定,更是尊重。
      
      巨大的教学缺口
      
      北大医学部解剖楼一楼右侧走廊的尽头,是解剖教研室的遗体储存库。
      有的库门上贴着纸条,写着姓名和编号,这表明库内存有遗体。但放眼望去,大部分的库门前纸条难寻。
      目前的库存量,还不够三年的教学使用。
      曾经有人问一位医学教授,医学生为什么一定上人体解剖课,看看图片和模型不是一样吗?这位医学教授反问:假如一个医生只看过人体的图片和模型,没有实际操作经验,你敢让这样的医生看病吗?对方无言以对。
      近三年,北大医学部平均每年都能接收30多具捐献遗体,是建站12年来最好的三年。即使这样,也只能维持目前教学的最低使用需求,距离理想状态的每年接收80具遗体还很遥远。
      北京大学医学部解剖教研室副主任张老师说,理想的情况是46个学生操作一具标本,而目前是810人。
      解剖学是所有医学生的必修课。与全国其他院校相比,北京的条件已经相当不错。外地有的院校几十个学生围着一具标本,实际操作的机会少得可怜。

    (转自新京报)

你还不是该群组正式成员,不能参与讨论。 现在就加入